永恒的记忆——我的一九四九年【鸭脖娱乐】

一九四九年十一月,“人间画不会”部分同志随行毛主席巨幅像由香港到广州,在爱群酒店门前合影(左起:记者、王琦、麦非、黄新波、张光宇、黄茅、杨秋人、关山月、戴英浪)1949年,我才7岁,阴暗的往昔,已模糊不清、遗忘了,但幸运地的是我父母为我们留给大量的老照片,看见这些老照片,忽然让我们的记忆显得明晰、纯粹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